百运网
墨西哥上调进口关税(跨境电商卖家出口这些品类或受影响)
2023-11-23T15:05:19.3 作者:百运网

  疫情和亚马逊封号潮后,大量电商卖家开始涌入墨西哥。

  这个比邻美国、辐射南美地区的国家,是拉美第二大电商市场。墨西哥有1.27亿人口,占到拉美总人口的20%,这意味着巨大的消费潜力,吸引了大批来自中国的跨境卖家。

  经过三年的发展,墨西哥市场的潜力被充分激发。2022年,墨西哥电商总值达到5281亿墨西哥比索(约合310亿美元),电商增长率23%。

  但因为大量的商品涌入墨西哥,也给当地的市场带来了打击。

  7月11日 ,据多家媒体报道:墨西哥制鞋商最近请求政府支持,因为来自中国的廉价鞋大量涌入市场,给他们带来了打击。对此,总统安德烈斯·曼努埃尔·洛佩斯·奥夫拉多尔表示:由于中国制造的鞋子在该国激增,墨西哥正在考虑对中国制造的鞋子征收进口税。

  而鞋类也并非中国向墨西哥进口的主要商品。近年来,全球供应链发生巨大的变化和转移,中国新能源汽车、家居、电子和鞋服等制造公司都纷纷将生产转移墨西哥,这也让“墨西哥制造”逐渐崛起。

  墨西哥上调392个项目进口关税

墨西哥关税

  近期,为了支持国内市场发展,墨西哥政府宣布提高483种工业产品的关税。

  墨西哥经济部(SE)周二在政府官方公报(DOF)上公布了新关税指南。根据行业不同,关税金额在5%至25%之间,将于2023年8月16日至2025年7月31日生效。

  进口关税税率调增分为5%、10%、15%、20%和25%五档。根据进出口税法的修改,征收最高关税的产品将包括纸箱、轮胎、牛仔布和其他织物、铅、吉他、螺母和螺钉等。为了保护“脆弱”行业,将对铝、钢、竹子、橡胶、化工产品、石油、肥皂、纸张、纸板、陶瓷制品、玻璃、电气材料、乐器和家具征收关税。

  这392个税号共涉及我国海关税则类别的13个大类,受影响最大的依次是“钢铁及钢铁制品”、“塑料和橡胶”、“运输设备及零件”、“纺织”和“家具杂项”。这五大类在2022年对墨出口金额占总出口金额的86%,也是近年来中国对墨出口增长明显的产品类别。

  同时,在法令中列出了具有反倾销税的产品,包括来自中国和中国台湾地区的不锈钢;中国、韩国的冷轧板;中国和中国台湾地区的涂层扁钢以及来自韩国、印度和乌克兰的无缝钢管等进口都将受到这一关税增加的影响。

  该法令将影响墨西哥与其非自由贸易协定贸易伙伴之间的贸易关系和货物流动,其中影响最大的国家和地区包括巴西、中国、中国台湾地区、韩国和印度。

  但是,与墨西哥有自由贸易协定(FTA)的国家不受这项法令影响。也就是说,来自美国、加拿大、欧盟、越南、日本、新加坡等国的货物,只要有原产地证书,就不必按照提高后税率支付最惠国关税。因此,来自这些原产地的产品,继续基于自由贸易协定享受优惠关税。

  由于此次关税上调预先毫无征兆,并且墨西哥官方公告语言为西班牙语,以墨西哥为出口市场和转移投资目的国的中国企业,将会受到相当程度的冲击。

  据悉,墨西哥是中国在拉美地区的第二大贸易伙伴;中国是墨西哥全球第二大贸易伙伴,两国经贸合作潜力巨大。自2018年开始的中美经贸摩擦以来,全球供应链发生了深刻的转变。CPTPP和USMCA等区域自贸政策安排,也促动中国企业对墨西哥进行日益提升的跨境转移投资。

  而墨西哥上调对华进口关税,不利于墨西哥承接中国的产业和供应链转移。

  中国企业纷纷出海墨西哥

  在全球经济迅速变化的压力下,许多中国公司利用广泛的北美贸易协议在墨西哥进行投资,建立工厂,让他们的商品贴上“墨西哥制造”的标签,然后用卡车将产品免税运往美国。

  即使消费需求下滑,但美国经济仍然是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这让许多中国企业不愿放弃。对此,他们正在北美贸易集团内部开展业务,以此向美国消费者供应从电子产品到服装再到家具等商品。

  据墨西哥经济部称,新莱昂州州长塞缪尔·加西亚于2021年10月上任以来,近70亿美元的外国投资已涌入新莱昂州,使该州成为继墨西哥城之后的最大接收国。

  2021年,中国企业占新莱昂州外国投资的30%,仅次于美国的47%。

  其中一部分资金用于资助生产成品在美国销售的工厂。但人们的注意力主要集中在全球供应链重塑上。

  由于疫情扰乱了中国工业并堵塞了港口,在美国设有工厂的公司遭遇了亚洲制造的零部件短缺。许多公司现在要求他们的供应商在北美设立工厂,否则就有失去业务的风险。

  中国汽车车轮制造商立中正在新莱昂州的一个工业园区建设该公司在亚洲以外的第一家工厂。立中墨西哥总经理表示,立中最大的客户,包括福特汽车和通用汽车,敦促他们公司在北美开设工厂。

  一家生产建筑设备零部件的韩国公司DY Power正在考虑在墨西哥北部建立一家靠近德克萨斯州主要客户的工厂。DY Power驻西雅图高管Sean Seo表示:“在经历了疫情和供应链危机、中国因疫情而停工之后,许多北美制造商希望消除风险。”

  今年5月,特斯拉正式开始在墨西哥的蒙特雷附近建设它的“6号超级工厂”,并动员中国的供应链企业去到墨西哥投资建厂。当前,有至少七家在中国上市的汽车零部件制造商宣布计划向墨西哥扩张,以配合特斯拉在中美洲新建厂的需求。

  有行业人士表示,许多中国汽车供应链厂商,凭借在电动汽车领域的设计和制造优势,将跟随特斯拉的步伐,将生产线本地化到墨西哥。 从特斯拉此前公布的信息来看,墨西哥的6号超级工厂将在2024年正式投入使用,其年产量预计将高达100万辆。

  然而,墨西哥增加进口关税可能对中国汽车零部件、家居制造等出口企业产生较大影响。那么,对出口企业而言,在关税增加后,最好检索税则清单,识别产品是否涉及征税。

  在地缘政治愈加不受控制的今天,北美地区的“泥淖”,存在着诸多不确定的因素,尤其是像汽车零部件、家居和电子这样重资产、重投资的制造业,更是会面临潜在风险,这也需要每一位出海卖家需要更加谨慎。

每日推荐
阅读百科